叶上霜

成长记录自留地

爪子出镜~
看了好半天图才发现是头部沉入水线下啊(但到底没明白半球……)

这张皮肤已经白到不修也差别不大的地步了(P1无修)
画同一张图,果然自己的水平比老师还是差得远呢

拍照是个技术活……手残只能靠滤镜拯救
原图第三张,群里扒下来的素材图片,画的时候被叫了个外文名字,但没记住
虽然不认得,不过确实可爱啊

帽子不太会处理……
满意这个脸!咩哈哈哈

一次失败的水痕尝试……

区别其实只有背景色,不上色VS淡淡的灰蓝
想不到前后的效果对比还真是大呢

……脖子画长了
滤镜也拯救不了的颜色

买了新的水彩书,临摹简熹的
开始练小动物啦~
纪念下第一只猫

每画一张都觉得是最满意的(多日后的黑历史……

比春运火车票更难抢的的


———是黑车


非洲阿爸的泪水


——三个同等级的寮生靠着三个雪女强行通车后的感慨。

Ps.此处夏之蝉,鬼使兄弟已齐,有想开传记的小伙伴么?